Posts Tagged ‘ 日记 ’

凋零的生命

今天中午突然看到一个同学的状态写道——「科大有人跳楼了」。

连忙上网去查证,果然,就发生在主楼,每天有无数人经过的地方。一个男生选择了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我看着现场照片那惨不忍睹的画面,精神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我无法想象他是以何种心情攀爬到高高的楼顶——今天的天气很好,阳光明媚、暖风和煦——他就在这样的大好春光中,决绝地迈向自己人生的终点。

后来不知听谁说,跳楼的是一个读了六年仍未毕业的博士生。

我突然间感到浑身彻骨的冰冷,清华、北大、浙大、人大……如今科大也有博士跳楼事件了。

为什么他们会选择以这种惨烈的方式抛弃这个世界?

我尝试着站在一个苦逼博士生的立场来探寻这个问题,百思难解。

不过,或多或少,我能感受到他们内心的那份敏感与焦灼。

这些有着多年教育背景、头顶着「高学历」光环的人,其实他们的精神力量并不见得强大,而从他所处的环境来看,没有一个强大的意志,日子会很难过。

都说读书苦读书累,其实能有多累?比起那些干体力活的,读书绝对是份轻松的职业。201203然而读书又却是很苦的,这份苦,很大程度上是由巨大的精神压力带来——尤其是对于那些没有足够天赋又必须要作出独创工作的研究生来说。

我想,每个认真对待自己学业的人,都会同意这个观点。或许少数天资聪慧的家伙会不以为然,读书对他们来说是件轻松而愉悦的事情。但对大多数资质平平的学子来说,想把自己的学业照顾好,不是一件易事。

然而,学业上的压力每个人都会面对,虽然会有人因此而过得不快乐,但由于这方面的压力而选择轻生的人数,想必只是绝少数吧。

那些年纪轻轻而放弃生命的人,他们是否还经历了其他的什么可怕变故?我无法相信一个博士生仅仅因为迟迟无法毕业就一走了之,这是不合逻辑的。

不过,的确有那样一种可能在那里,隐隐地泛着冷光,它让我在今夜辗转反侧,无法入眠。

对他们来说,死亡,真的是种解脱么?

2012-3-19

另一种闭关锁国

今天尝试了一款国产的云知识管理软件,整体使用感受比较流畅,但没有什么太

大的亮点。而且在使用这个工具的时候我总是有种似曾相识的错觉——其实早在

一年半前我就用过类似的产品,只不过那是老外编写的,当时用得无比畅快,后

来随着GFW的口子逐渐锁紧,这些优秀的互联网工具都被强行中断了连接,现在哪

怕去登录个邮箱看看阅读器都要翻墙,他们难道不知道这种野蛮的手段只会招来

更多的愤怒么?

于是,很长一段时间内,我都无法适应墙内这落后人家两年有余的「局域网」,

国内的互联网公司在这样一种糟糕的环境下往往只想着圈钱,全然不顾用户的体

验,没有技术上创新的进取心。

另一方面,封闭的网络生态也导致了国内的网民水平的低劣,不要说一些国外用

户每天都能体验到的新东西,就连一些基本的互联网工具都闻所未闻——真是悲

哀,我们一方面在鼓吹自己已经多么开放,胸襟多么广大;另一方面却意识不到

在互联网这片关系到国家未来的崭新空间中,我们,再一次关闭了国门。

当然,国内的网民现在可以也用到同样不错的工具,而且如果他「有幸」没有在

之前用到来自异国的相似工具,那么那会是一种很棒的体验。如果答案为否——

就像我一样——即使这个工具再好用,那种感觉也会跟吃了剩菜一样别扭。

但是最终你还是要吃下这些剩菜,因为在一个只提供翻热食品的地方,你没得选

择。

2012-2-16

战拖记

今天逛果壳网的时候,发现一个「挑战拖延症」小组,猛然发现自己的拖延症又

犯了,明明任务栏上还挂着两篇早已打开的paper,自己却浑浑噩噩地在网上瞎逛

……

其实我心里很明白,之所以读研三年了依然原地踏步,很大原因就是我是个极度

拖延的人。拖延的人并非表面上看上去「懒」,甚至还会更忙碌一些,但是却往

往忙不到点子上,每天都急急匆匆,但每天又都不明白到底干了些什么。

果壳网上有人支招,说不妨参考电梯中的镜子的作用,在你进行一项行为前,主

动将其清晰表述出来,让自己去面对它,这样,那些负面的行为往往会由于面对

它带来的某种负罪感而提前避免,譬如,我意识到自己看不下去文献,想要去逛

逛河畔论坛,这时如果能马上将这个行为——我要中止阅读文献去看BBS——写下

来(或者仅仅说出来),或许自己就会立刻打消掉这个愚蠢的念头。

当然,理论是很合理,但是自己真要是到了想要逃避的时候,有没有那个意识去

提前「规避」呢?

我只能说,尽量吧,以后在自己的日记中,也要加入与拖延不断抗衡的内容,但

愿在不久的将来,这样的内容会越来越少,因为,这场战役拖得越久,我的胜算

就越小。

2012-2-13

公共教育与读书

今天上午回家的路上,跟老爸聊起有关读书的公共教育问题。
我的观点是,国内的文化管控导致好的作品很难出版,只有五花八门的文化「垃

圾快餐」一波又一波地涌现;另外自建国后的数次动荡后,人们已经在潜意识里

形成「读书无用」的反智倾向,大家都认为读书是为了找个有钱或有权的工作,

一旦目的达到,作为工具的书籍(知识)就可以抛在身后,这种现象从身边的亲

朋好友到学校里的同学师长们身上,屡见不鲜,所以,中国就是一个轻视读书的

社会,而缺少了有价值的阅读,公共教育也就无从谈起了。
老爸的观点是要让大家读书,就要有方便的阅读环境,美国人的每月人均读书量

比我们高出好几倍,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他们具有一个完备的社会阅读系统,不论

是大型城市还是小村镇,美国人总能在家门附近找到一座公共图书馆,而且借阅

成本几乎为零。图书馆的存在非常重要,因为它的藏书不会以赢利为目的,这样

就能极大地扩展书籍种类,反观我们的公共图书馆建设,一座城市可能也就那么

几家,即使是在知识密集的高校,往往图书馆也是只注重外表的好看(但也比不

上行政楼的气派)而不注重书籍的选择和管理。政府对公共教育的投入与对基础

教育的投入一样捉襟见肘,于是就导致人们即使有心读书,也阅读无门。

2012-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