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G Day 5

早上六点,我被闹钟叫醒,从长椅上坐起来。行人已经渐渐增多,有很多慢跑者。我睡眼惺忪地站起来,背上书包,然后来到旁边的金沙购物中心的洗手间内抹了把脸。

从购物中心走出来,天色已经开始微微变亮,我朝着鱼尾狮公园的方向走去。清晨在金沙湾畔跑步、骑自行车的人非常多。新加坡人会避开一天中炎热的时候,在早晨和晚上出来做户外活动。

来到鱼尾狮塑像前面的时候,太阳已经跃出地平线。金沙酒店的身影映衬着朝日的霞光,非常美丽。小码头上也聚集了很多摄影师,都拿着长枪短炮在拍摄这漂亮的朝霞和美丽的滨海湾。我拿着小小的适马DP1M,也开始一张接一张地拍了起来。

在鱼尾狮码头,各个角度的照片都拍了好多,当太阳升起老高时,我觉得是时候回去了。昨夜在金沙湾旁虽然睡了一觉,可是毕竟时间很短,现在我又感觉困意袭来,是时候回旅馆补一补觉了。

路上我又路过克拉码头,白天的克拉码头显得非常的平静,所有的酒吧都关门歇业,桌子、椅子都整整齐齐地排好放在路边。码头内的小轮船也都整齐地停好,仿佛从来没有开动过一样。我联想到晚上这里人声鼎沸热闹非凡的场景,简直不像是在同一个地方发生的事情。新加坡的白天和黑夜,完全就是两个不同的国度啊。

由于手机连不上网络,无法查询公交线路,我又实在困得不行,想要赶紧回酒店补一补觉,于是就拦了一辆出租车。当车子停稳后,我才发现居然拦到的是一辆奔驰,我想到之前在网上看的新加坡的出租车也分不同档次,高档车的收费会贵一些,但这时候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先回酒店再说。抵达后收费不到10新元,也不算特别贵。

回到酒店的房间后,我倒头便睡。一直睡到中午才起床。我感到有些饿,又不想出去再找吃的,就把随身带的一块压缩饼干给吃了。这时候有人敲门,我打开一看,原来是酒店的保洁人员,是一位中年阿姨。她问我是否有要换洗的衣服。

我一时没有听得太清,请她再说一遍。她看我像是中国人,就问我可以用汉语吗?我说可以。然后她就用汉语问我,是否要有要洗的衣服。

我一听她的口音,像是从中国过来的,就问她,你是从国内过来的吗。她说,是的我过来打工的。

在异乡的酒店遇到同胞老乡还是非常亲切,我连忙把她让进屋。我说我也是从国内过来的。

我又问她从哪里来的。她说从河南过来。我一听就更觉亲切了,我说我也是河南人哈。

她告诉我,你可别让酒店洗衣服,可贵了。我说是的,我的衣服都是自己洗的。

我问她到新加坡多久了。她说有一年多了。

我她问感觉怎么样。她说在这里打工还是挺累的,不过收入还算可以,一开始稍微困难一些,因为要交一笔昂贵的中介费,后来工作了几个月后,经验也有了,每月的工资也涨了一些。现在每个月都能存一些钱。

我问她在新加坡打工的华人多吗。她说很多,从中国过来的很多打工者都在新加坡做着最底层的工作,比如酒店服务生,餐厅的刷碗工之类的,基本上都是干体力活。他们做着最繁重的工作,却享受不到良好的保障和福利。比如新加坡本地市民,哪怕是底层,只要有一份工作,就能住得上组屋。而对于国外的打工者来说,往往只能六七个人合住一间很小的房子,即使这样,每个月的床位费也很贵。

她诉说着打工者的辛苦和压力。我渐渐感到新加坡这座光鲜亮丽的城市,其实也有它的黑暗和不公。我问她既然这么辛苦,那你为什么还要在这里继续做工呢。

她说,在这里打工的确很辛苦,但至少赚的钱比在国内多。而且新加坡治安很好,比较安全,也不用担心被骗。

我问她在这边的酒店工作有没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她说有的时候会遇到一些非常挑剔的客人。总觉得你这也没做好,那也没做好。有次一位印度客人临走的时候,让她帮忙装箱子。本来这根本不是保洁员的工作,但她还是帮忙做了。那位印度人买了很多礼品,还有一堆衣服,都要塞进一个箱子。最后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箱子合上。

我听到这里感到气不打一处来,就说,下次你就告诉他这不是我的工作,让他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她无奈地笑笑说酒店有员工评价系统,客人给了差评后会影响到她的工资和薪水的。

闲谈中我想到,这几天自己的房间就是这位阿姨收拾的,突然感到有些过意不去。我对她说阿姨我的房间你就不用整理了,被子我会帮您叠好的,屋里其他的东西您也不用管,进到我房间里来就坐下好好休息一下吧。她说那可不行,酒店有规定的,我们不能坐在客人屋内。

我说什么五星级酒店,破规矩还不少。我告诉那位阿姨,我只是一普通学生,如果不是来新加坡开会,也根本不会住这么高端的酒店。甚至我还把每天酒店配备的免费茶包都装箱子里打算带回去带给朋友尝尝。她说我的推车里还有好多,你想要的话,我再给你多拿些,说着就从她的推车里面取出一个大包,给我拿了好多茶包出来。

我连声感谢,心想我能给她留些什么呢?突然想到会议主办方发的公文包,做工非常好,就留给她吧。于是对她说,我们来开会,会议主办方给每个人都发了一个公文包,我的箱子太满已经装不下了,就送给您吧。

在他乡遇到老乡,颇为不易,我很想再跟她多聊一会儿,可是她说这一层还有很多房间要等着去收拾,并没有很多时间。我表示理解,于是就送她出了房门。我又把房间里面比较乱的地方都收拾了一下,争取为这位阿姨多减轻一些工作负担。

下午新加坡又开始下起了暴雨,但我知道这雨不会下很久,于是开始计划等雨停了之后去哪逛一逛,之前在网上查到在新加坡的南面有一座小岛,叫做圣淘沙,是个看海的好去处,虽然时间已经不是很宽裕,但我还是打算去圣淘沙看看。

等雨稍微小一点时,我就背上书包拿起相机出发了。按照之前查好的公交路线,我一直坐到了新加坡的最南端——港湾站。下车后就是一座巨大的购物商场,一进门,看到很多星球大战的道具模型,还有乐高拼装的星战模型。最近这几天在新加坡到处都能看到星球大战的预告片和海报,为即将上映的电影做宣传。

出了这座商场,就来到新加坡通往圣淘沙岛的跨海步道,我来的时间很巧,在今年年底之前,这条自动步道都是免费的。我踏上步道的时候,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从步道的另一头出来时,雨已经停了。

我在圣淘沙入口处随便逛了一圈,发现这里的商业气氛也非常浓,基本上就是一个游乐场加购物中心。据说整个亚洲只有两座环球影视中心,其中一座就在这里。在购物中心的下方又有另一家赌场,新加坡好像一共只有两家赌场,一家在金沙湾,另一家就在这里,全部都是游客聚集的地方——新加坡政府的如意算盘打得还真精明。

无论是游乐场还是购物中心,我都不感兴趣,我想去的地方是海滩。作为从小到大都待在内地的人来说,我对大海一直充满了向往。之前在飞往香港的飞机上,我从一万米的高空俯瞰海洋,而现在我想从正常的视角看一看大海。

于是我找了一位工作人员,问他如何抵达海滩。他说你可以乘坐岛上的轨道交通抵达海滩,车站离这儿并不远。我按着他指示的方向走去,路上还遇到了一个当地的少年音乐团,由几十个小朋友组成,在指挥的带领下,演奏了一曲非常好听的圣诞乐曲。每个小孩头上都戴着一顶圣诞帽,看上去非常可爱。我站在一旁,直到把演奏听完才去搭车,此时天色已经渐渐变暗了。

小火车来到了海滩终点站。下车后,我直奔指示牌所标注的海滩方向走去。没多远就看到了海滩的入口,我快步走进去,一个小小的海滩公园就展现在面前了。沙滩的一侧摆了一排遮阳伞和长椅,另一侧就是不断拍打着海浪的大海。远处就是呈弧线状的地平线,只是在地平线的近处也能看到很多海上工厂以及来来往往的游轮。为了防止可能产生的污染,保证本土的环境安全,新加坡政府把一些化工厂迁往了海上。于是即使站在大海边,看到的也不是一望无垠的地平线,而是点缀着工厂的侧影和来来往往的大型船只。

但不管怎样,我总算还是近距离看到了大海,心情非常激动,我连忙把鞋子甩掉,光着脚跑进了海里。沙滩非常柔软,踩到上面像踩在一团棉花上面似的。海水的温度不高不低,有些温暖,非常舒服。我有点后悔忘记带游泳装备过来了,要不然就可以下到海里去游一圈。

太阳渐渐下沉,海浪的力度也越来越大。有时候没留神,一个浪花拍过来,就把裤子全都打湿了。我光着脚在海水和沙滩的交界处一路向前走,相当惬意。这时对面走过来一位印度大叔,请我替他拍几张照片。他做了几个非常搞笑的POSE动作,为了表示礼貌,我强忍住没有笑出声来。

夜幕降临,沙滩上的人渐渐少了,而沙滩旁边一家接一家的酒吧里面的人却越来越多。远处的沙滩还有几个舞台,有些当地的乐队正在演奏节目。这几日的经历使我发现,越是到了晚上,越是新加坡热闹的时候。

我顺着沙滩一直走,居然来到公园内的一座滑板场。这里有十几个少年正在互相切磋技艺,在滑板场的旁边是一座人造冲浪场,所谓人造冲浪,就是用马力强劲的水泵推出水浪来模拟海浪。一位马来小哥正在激流上做出各种高难度动作,令人大开眼界。

我看时间不早了,就开始往回走,因为我还打算在一天的最后时候去小印度看一看。

我又搭乘小火车回到游客中心,在车上遇到一群新加坡本地的中学生,身着满是赞助商标志的运动服。听他们交谈,似乎是在圣淘沙参加一项水上运动比赛。看来新加坡青少年的课余生活还是非常丰富呀。

来到地铁站后,直接搭乘南北线,就可以抵达小印度。小印度其实就是指新加坡的一片主要由印度人聚集的地区,非常富有异国风情。我抵达时已经是夜半时分,可路上的行人依然不见减少,很多商店也都开着门。我路过一个蔬菜市场,还有很多卖鲜花的店铺。无论走到哪儿,咖喱的味道都挥之不去。空气当中也充斥着浓郁的香料味道,让你对这个地方首先留下了气味的印象。

新加坡是一个各民族各文化杂居的城市,既有纯欧洲的生活方式,也有我们非常熟悉的中国人的生活方式,也有像在这里一样充满异国风情的印度生活方式。我在小印度逛了几条街,最后来到一家24小时营业的大型超市,在里面买了巧克力和茶叶等不少东西,打算带回去给亲朋好友作伴手礼。从超市出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这时路上的行人车辆才变得稀少起来。公交车是没有了,于是我就再次打了一辆出租回到酒店。

这次遇到的出租车司机非常健谈。我问他怎么这么晚了还出来跑车。他说并不是天天都出来,这只是兼职,他的本职工作是推销员,每周只出来开两天出租。

我说那你白天工作晚上开车,好辛苦呀。他无奈地说,那也没办法,新加坡现在的物价太高了。他还有一个上小学的女儿,每个月的补课费就高达1000新元。不出来赚些外快,生活压力会比较大。我说中国的物价现在也涨得厉害,很多商品都是一年一个价,比涨工资的速度快多了。他笑笑说,看来哪里都是一样啊。

这位司机师傅也颇为抱怨新加坡的现任执政党。很直接地批评了这种专制统治,他认为新加坡现在的执政党在对其他党派的打压方面做的很不光彩,但他也承认,所有这类政治手腕都是通过合法渠道完成的,所以也没有办法。「合法」把这两个字在新加坡就可以说明一切了。

我们互相聊着或普通或敏感的话题,倒也颇有趣味。这位司机师傅让我联想到了北京的出租车司机,都是那种又健谈又幽默的类型。能在半夜坐上这样一位司机师傅的车子,确实令人心情愉快。

回到酒店的房间后,我把买来的东西往桌子上面一扔,然后去冲了个澡,一回到床上,倒头便睡。这两天我一直有种没睡够的感觉,现在我要好好把觉补回来了——只要别睡过头超过了明天的退房时间就行。一会儿工夫,我就进入了梦乡。

Advertisements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