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G Day 1

从香港到新加坡这段航程,大部分时间我都是睡过去的,因为实在太困了,甚至填写入境单的时候都感到有些意识模糊。只是在飞机上睡得很不踏实,而且机舱内冷气开得很足,不时会被冻醒。

再次醒来时是机长正在报告飞临新加坡上空。我凑到舷窗边往下面一望,顿时清醒了大半。

夜幕中,眼前是一片密密麻麻光点交织的大地,斑驳闪动,显得隆重而魅惑。

这样的场景不但是我前所未见的,也是未曾想象的。它牢牢抓住我的眼睛,使我疑惑是否身处梦境。

飞机仿佛在缓慢地盘旋下降,这个庞大的光点棋盘渐渐显露出它的细节,一条条马路,一栋栋建筑,一艘艘航船……开始变得清晰而生动。

这里就是新加坡了!

飞机平稳着陆后,大家纷纷起身,进入下机通道,来到了新加坡樟宜机场。

这个机场号称全球最受旅客欢迎的机场,其设施一应俱全,比如转机区就配有供旅客休息睡觉的免费长椅;可玩的地方也很多,什么社交树啊速降滑梯啊都别具一格;另外免税商店的数量也非常庞大,三个航站楼都各有特色,我就在抵达的当天早上在其中的一家数码电器店买到了GoPro,价格比在香港还要便宜。我在跟店员交流时发现对方的普通话极其标准,令我暗暗吃惊。

接下来就是入关,新加坡的海关效率还挺快,把护照签证入境单递过去后,工作人员把入境单的主联撕掉然后把副联和证件再递还给我,就搞定了。那个副联在离开新加坡时还会收走。

过了海关安检,就到了取行李的环节了,我顺着指示牌找到了自己的航班号,不一会儿就看到了自己的行李箱顺着传送带慢慢移过来,再次见到自己的行李非常亲切,主要是我终于可以把沉甸甸的笔记本电脑和其他电器放到箱子里了,这些玩意儿不当吃不当喝还死沉死沉的。然后在出口处找到免费取用的交通图,在香港机场也有这类交通资料供游客取用,非常方便。

收拾停当后,就动身去找地铁站。地铁站在T2航站楼,而我目前在T1,于是我就搭乘往返各个航站楼之间的小火车(名字起的很好听,叫「Sky train」)前往T2航站楼。

到了T2后,又坐了一段长长的电梯下到地铁站,办了新加坡的公交卡——ezlink卡。新加坡的公交卡也跟香港的八达通卡一样,不但可以坐公交乘地铁,也可以在部分商店刷卡购物。

新加坡的地铁按着方向分成了几条线路,以不同的颜色标记出来,开往机场的是东西线,但不是一条贯通的线路,最后这一段是分叉出去的。一开始我不知道,从机场开出去的列车在两站后停住,所有人都下车了,我当时没在意,结果列车又开始向来的方向移动,令我非常诧异,我又查看了一遍地铁线路图才搞明白怎么回事。

很快又再次回到开往市区的正确方向,新加坡的地铁车厢很宽,目测比成都地铁的车厢能长出2~3个人的宽度。

随着列车前行,乘客的人数渐渐多了起来,马来人和印度人的数量明显增多。大家基本上都说英语,虽然口音各异。列车驶出路口,我就拿起手机贴在车窗上,拍摄车厢外的风景。

我在Lavender站提前下车,打算先近距离观察一下新加坡的市区街道。结果一出地铁站就被滚滚热浪给吓到了,之前在机场和地铁站都有空调,而且冷气开得很足,甚至有点儿小凉,没想到室外温度会这么高,而且又是个大晴天,阳光直射在路面上,让人无法直视。

好在新加坡几乎所有的沿街建筑都有遮阴棚,或者互相毗邻的建筑都修成贯通的沿街廊道,就是所谓骑楼。行人在这样的廊道中行走,就避免了被日光直射。这种建筑的广泛也说明了新加坡是一个日照充沛的热带国家。

走在这座城市里,最大的感受就是干净,不要说路旁的绿化带,就连道路本身几乎都是一尘不染的,来来往往行驶的车辆,轮胎都几乎保持了橡胶原有的黑色,仿佛是刚出厂的一般。

后来我多少找到了这干净的原因,新加坡由于临海,雨水异常丰沛,我在这里的几天,几乎每天下午都要下一场大雨,将整个城市冲刷一遍,雨来得快去得也快,雨过天晴后,阳光又再次把水分蒸干,于是大街小巷又焕然一新了。

这里的空气也异常清新,即使大口呼吸咽喉部也没有在国内雾霾天那种粗粝的刺激感。我对比了一下新加坡和成都这两座城市,都是雨水丰沛的地方,为何成都的空气那么糟糕?我想这可能跟成都地处盆地不利于空气扩散有关,相反新加坡坐落海边,随时有强劲的海风吹拂,即使有什么污染物也会很快消散。我后来在跟一新加坡本地市民交流了解到,其实前一段新加坡也有雾霾,那是由于邻国马来西亚燃烧秸秆所致,一旦风向变为从海洋吹来的南风,空气质量立即改善。

行走在新加坡街头,发现这里也有类似香港红绿灯的那种蜂鸣器。在红绿灯的下部还有一个硕大的按钮,行人要过马路时可以先按一下这个按钮,这样等待绿灯的时间会稍短一些。

我走了几条街区后,惊奇地发现自己不知身在何处了,周围街道的路牌似乎都是以马来文音译的英文,不好识别,由于没法上网,我也不能查看电子地图,只得捧着一张从机场拿来的纸质地图研究。这时,一位看上去像是马来人的大叔很热情地跟我打招呼,问他是否能帮上什么忙。我告诉他我要去乌节路,但是现在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他很细致地告诉我换乘地铁站的名字和方向,并指给我应该怎样抵达那里。我再三感谢后就朝着他说的那个方向走去了,没多久就看到了City hall地铁站的入站口。

被人主动搭讪给予帮助,这种经历让我对这座城市的好感更进一层。后来在新加坡逗留的这几日,我发现新加坡市民普遍都很友好,无论是在路上还是在公交车内找陌生人请求帮忙,都能获得耐心而具体的回答。至少从我自己这几天的个人所见所闻观察,我觉得新加坡是一个好客的城市。

从乌节路地铁站出来后,迎面就是一个街心公园,其中还有一个滑板场,让我流连了好久。此时时间已近中午,我刚好看到路旁有一间亚坤土司店,想到之前在网上搜索的新加坡美食,其中就提到这家吐司店,号称是新加坡的国民早餐店,于是我打算进去尝一尝。进门后,一位胖胖的大叔热情地招呼,我看了一眼价目表,然后要了一份烤吐司,又要了一份煎蛋。都上桌后我发现吐司烤的的确不错,又薄又脆,可是煎蛋就不大对我胃口了,只有一面是熟的,另一面完全就是生的,好在放了酱料,吃起来味道还不错。

出了土司店就动身前往酒店。没想到第一次还找错位置了,这条街区,同时有泛太平洋酒店和他的客户服务部,分处两个位置,我由于没有仔细看地图,径直来到了后者。搞清楚了状况后,我发现如果要前往酒店,就需要返回头继续在乌节路上前行两公里左右。由于刚刚吃了东西,似乎也感觉没有那么疲惫了,恰好也想近距离欣赏一下乌节路,就拖着箱子上路了。

乌节路之于新加坡大概相当于南京路之于上海,这一带商圈林立,算是新加坡最繁华的地段。一路走来,发现很多店家已经铺满圣诞装饰,行道树和路灯也挂满了彩带和铃铛,一派过节的样子;两边商场墙面的大屏幕轮流播着一些电子产品和奢侈品的广告和最近上映的电影预告片;各国游客在宽阔的步道上来来往往地走着,好不热闹。

在新加坡,几乎所有公共场所都是禁烟的,但是政府为烟民还是留了一些地方解瘾,在乌节路的路口,会看到三三两两的烟民聚集在一块很小的区域吞云吐雾,这一小片地方就是非禁烟区。一旦在禁烟区抽烟被逮到,罚款会是很严重的。另外新加坡对香烟的管控是多方面的,比如香烟的售价不菲(这也导致了地下走私烟交易),包装还会印上恐怖的图像以警示吸烟的危害。我自己对于这种严格控烟的做法万分赞同,国内的烟民实在太多了,每次走在路上被迫吸二手烟真是让人苦不堪言。在国内的室内场所张贴的「禁止吸烟」的告示也基本上形同虚设,有时同学聚会,面对朋友们的吞云吐雾也不好说什么,只能默默忍了。

走过乌节路繁华的路段,就看到了一条叫做Claymore的小道,拐进去后没有走多远就看到目的地——Pan Pacific酒店。一楼是一家酒吧,露天的座位区上方,一字排开是乳白色的吊扇,此时周围不见一人,异常静谧。终于到了。

在前台办理了Check in后,我拿到了1305的房门卡。为了防止离开时忘记,我此时就索要了收据。

进入房间后,我已经累得没有心情再去欣赏窗外的街景,匆匆洗了个澡换了件衣服,就趴在宽大的床上沉沉睡去了。

Advertisements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