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大效应

今天拿着本本去图书馆查资料,发现 Wifi 信号消失了,于是出来时问了一下管理人员,对方答道这几天 Wifi 不开。我问为什么呢,路由坏了么。对方答道现在不是十八大了嘛然后一副不置可否的表情。我继续装糊涂问十八大怎么了。对方立刻不耐烦撂了一句反正领导吩咐过了。于是我释然。

作为一个中国人,二十几年的历练早已使我具有了一些条件反射式的觉悟,譬如有时候在面对身边一些不可思议的现象,你只要冠以「中国特色」,一切疑问立即烟消云散。纵然有如此修为,但在一些特殊的时期,常常会有一些「非常效应」,依然会给我久经磨砺的心智带来小小的震动。近日十八大开幕,一些具有中国特色的现象不期而至,这些现象有的令人费解,有的令人气恼,有的令人哭笑不得。我将之归纳如下,并称之为「十八大效应」:

现象一:n多论坛「封站」净言。近日查资料时连接到一些技术类的论坛,发现居然停止服务了,细看之下,空荡荡的页面上有一行红字解释——「为迎接十八大的召开,本论坛暂时关闭,待大会圆满落幕后重新开启。」

现象二:「党内民主」。第一次听说「党内民主」这个词我还以为又是网友在乱编段子,没想到这次真的由人大代表主动提案,赤果果地把「党内」和「民主」二字结合到了一起。对于一个稍稍有些宪政认识的人来说,这都是一个令人大跌眼镜的诡异提案,好吧,既然我们可以开天辟地地走出一条「由中国特色的XXX」,那么这种诡谲,不妨也想象为一种新颖吧——反正我们从来都不缺少意淫本领。

现象三:人大代表痛哭流涕。这个不算新闻了,基本上每一次开大会,总有那么几位大妈级的人物情不能自己。不过每每此时,媒体的争相报道倒是很值得玩味,有人说过在言论最不自由的地方,人们隐晦表达的能力最高。那么我姑且阴暗地设想下,其实这些记者们在得到这条新闻后,估计第一反应不是石化就是瀑布汗,不过他们转念又一想,这其实也是一条上佳的素材,甚至不用任何常规的添油加醋,这个令人惊艳的痛哭流涕就可以起到教育后人的作用,告诉大家在这个国家最高规格的政治活动中,其实一直在上演着一些非常觳觫的情景剧。

现象四:网友的调侃。现在的国人的心态常常是出于一种分裂的状态的(其实一直都是,如果三十年前中国就有互联网的话,可能比现在还热闹,毕竟现在有更多的人操心挣钱去了)譬如人们普遍对当前的高房价高物价表示不满,可对现状有无可奈何,只好上网表达意见,这意见还不能表达地直接,要不轻者禁言重者跨省,于是调侃便成为中国网友表达意见的最终形式,这算不算是一种「中国特色」呢?十八大期间,尽管不少网站纷纷关闭以求避讳,可在一些私人化的空间还是能见到不少戏谑的内容,读来颇具意味,这些像打哑谜一样的话语通常可以有多种解读,往往令审查者们无所适从,却会使同道中人心有戚戚焉。唉,怨不得中国的领导人看上去都那么疲劳,不论是在他们自己的圈子,还是面对民众的圈子,没有谁能够准确抓住对方的意图,一切尽在不言中。

现象五:组织需要你。今日看到一则新闻,说北京的几家大型IT公司纷纷成立党支部,积极发展新党员,什么百度啊、腾讯啊、新浪啊现在都是红旗下的蛋了。这则消息颇令人意味深长,仿佛这些颐指气使的互联网巨头们在「组织」的召唤下也不得不收敛了锐气,并且主动向组织靠拢以表忠心。这种事在校园中也屡见不鲜,譬如说,我早些年认识几位同学,就属于一类功利性入党分子,什么叫「功利性入党分子」呢?就是说其实他很瞧不上这个「组织」,可为了以后工作安逸,升迁顺利(天知道这些教条都是从哪里听来的),他就半推半就地入了「组织」;逢人还说,要不是为了以后的工作,我才不入这破党呢;要不就如一个流行的笑话讲的那样,如果毕业后不幸没有进入体制内,到了一家外企,HR问道你是党员?这哥们立刻石化,然后气短地回答,党员也有好人啊……你说就这心态你还指望他认同党的章程,组织的理念?现在中共人数达到这么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和国人这种另类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是分不开的。

现象六:接班人问题。这就不多谈了,反正每一届接班人早在开大会之前就已经「内定」了,这连街上摆地摊的阿姨都知道。可是照例大会还是要走走形式,照例台下众代表要「一致通过」,照例新一届领导人还要谦逊地作出「是人民选出了他」的高姿态,照例大会将「胜利」、「圆满」闭幕。还是那句话,对于哪怕是稍微有一丁点宪政认识的人来说,面对这种奇葩场景,都会有一种吃了苍蝇的感觉。

现象七:选举权问题。这也是老生常谈了。只是今年本人有幸目睹了传说中的选票,还是颇为激动一阵的,尽管从法律层面讲我在八年前就已经拥有这项权利。那天学院召集一干学生会干部在一楼大厅摆开三张桌子,每张上面放一个投票箱,没有任何公证人员在场,一哥们叫大家排好队,投票就开始了。选票是事先发下去的,上面印着四个名字——没一个认识。大家几乎都是头一次见到选票,纷纷有一种捡了钱的感觉,激烈地讨论哪个名字看上去更值得一投;另有一些同学不能到场,于是甚至出现了一人手中攥着数张选票的奇景(本人即其中之一),那场面着实欢乐。后来我看了几个西方国家的投票场景,虽然他们也有参差不齐的投票技术(譬如打孔、扫描等),只是无论在哪里,都不似我们这样——欢乐。有人说中国人在对待政治议题时是一向严肃的,除了选举。谁又能否定这一点呢?

Advertisements
    • 141541541
    • 2012年11月23日

    怎样恢复配置的电子科大IPv6隧道 到默认状态 未设置之前???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