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这一年很快就要到头了,回首这一年,发生了很多意料之外的事,有的在数年后回忆起来会感到温暖,有的会感到遗憾。
上个月翻看年初写的日记,那时候许下了多么大的期待啊,可是这貌似坚定的决心,它持续了多久?
前两天教研室年终聚餐,我跟师兄聊了很多,关于社会,关于现实,关于科研,最后我说到读研这么久,我依然未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道路,我有些怀疑自己的能力。
师兄马上为我打气,说了很多让人安心的话。不论你能否看到此文,在此说声谢谢!
其实我一直很惧怕对外人说出自己心中所思所想,因为我知道自己是一个懦弱的人,只有独自在静谧的夜晚,我才有勇气审视自己体内最真实的一面,那是一个充斥着矛盾与诡辩的怪胎。
在他人面前暴露自己思维中的混沌,于我而言无异于向命运投子认输——可我一直坚信,我骨子里是一个不服输的人。
从这一刻起,我所有关于理想主义的梦都将渐渐远去,我也慢慢开始衰老了吗?
或者——
我其实仍在坚守一些东西,只是感到有些力不从心。
我希望能像一块海绵一样贪婪地吸收各种养料,可事实上我只是一坨油盐不进的顽石……

Advertisements
  1. 一个人的认知分为好几层,最底层的是最基本的生存技能;再往上是交际规则;再往上是专业知识;再往上是艺术品味;最后是哲学思考。其中前三层是必需的,缺少了任何一个你就很难在这个社会立足。然而最后两层虽然没有那么紧迫,实则更加重要,那是一个人之所以为人的原因。

    ……真的如此么?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