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愿人长久

明天中秋,在这样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我终于开始吧那残存的勇气聚拢起来,来回顾我那逝去的夏季。

从何说起呢?我想展示一些诸如理想、信念、执着与拼搏之类的主题,无奈现实却是扯淡而纠结的。

我那逝去的阳光怒放的6月,我把它用来证明一个伪命题。而我唯一可以安慰自己的是:我毕竟证明了一件乏然无味的事是乏然无味的,如果这种证明也有价值的话。

这一段时间,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是《荒野生存》中主人公把钞票点燃,然后义无反顾地踏上不归路的决绝。我很矛盾,我想我能够理解他的动机,这种完全不给自己留退路的愣头青做法,我是多么地向往而又永远无法实施啊。

几天前,一个同学要去外地实习,走之前相约在一起吃饭。席间,我像以往一样漫无目的地神侃,对一切事物发表自以为是的评论,比故意更甚的是,我在潜意识中极力表现自己的特立独行与某种“世人皆醉我独醒”的心态。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并不自知,我被我自己的语言所操纵,我成了言辞与表象的俘虏。

然后,又一杯啤酒倒满,我端起酒杯,不经意间看见自己的脸颊,透过澄黄的液面,我看到一双死气沉沉的镜片,酒杯中不时有小气泡冒出,破坏了图像的分辨率,我定睛了片刻,还是无法看清自己的双眼。我觉得我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我觉得很沮丧,脑海中突然闪现王朔在《我的千岁寒》前言中写到的那句“我以为我是谁了…”那段话,顿时几乎丧失了继续谈话的兴致。

————— 无奈的被不可控生活打断许久的分割线 —————————

上一段文字是三天前所写。

这说明了我开始丧失对时间的掌控,居然连这么一篇小小的日志都不能顺利完工。

我想到著名的“四象限”GTD法则,里面说最需要警惕的就是第四象限——貌似要紧而又毫无意义的事情。这上面投入时间是没有上限的,你会总是处于一个忙碌的状态,看上去没人比你更勤奋了,但事实上你是在浪费时间。

活得既累且不真实,真是悲哀。这不是我一直竭力避免的吗?为何总是重蹈覆辙。

而那些逝去的时间,永远不会回来了——这是我近半年来,脑中不断浮现的一句话。

真想把这段生活做一了断,从此放下包袱,轻装上路。

在这个微冷的早晨,蚊子们已经返回它们的角落,我也可以获得一点安宁。窗外是灰蒙蒙的天,透过这厚重的乌云,我想象着正缓缓升起的朝阳,而我已经没有兴致再写下去了。

Advertisements
  1. I’d better make some changes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