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不是伯利恒

    距2001,8年。

    距1969,40年。

    我们在干什么?

    文奇相信“超人剧变”在2030年后出现将是“令人惊讶的”。

    克拉克在晚年没有看到人类再次登月有没有感到“惊讶”?

    我敬仰这些真正的大师——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的非凡的思维,或许也在这些理想主义气息。

    克拉克这样描写那个不可理喻的文明:它们将全宇宙看做牧场,到处播种,或有收获,也未可知。

    “神话般庄严的主题”。

    这是基线,却不是我们可以接受的。

    正如大刘所说:在宇宙这个尺度下中讨论道德是没有意义的。

     用“蓝色多瑙河”来为这样的作品配乐真是恰到好处——宇宙本身就如这乐章一般悠远大气令人敬畏充满未知与希冀。

    每个人都是有信仰的,有些人相信安拉胡大耶和华释迦牟尼等等等等;有些人相信一种体制一种与他人的某种优化组合等等等等;有些人相信真理只存在于每一组24帧里;另一些则坚信GUT或TOE之类的东东。

    长达数分钟的黑幕。

    长达数分钟的的迷离光斑。

    绝对的静谧。

    毫无韵律的电子音节。

    像是无数僧侣的吟唱。

    音调慢慢降低像是停止转动的唱片发出的歌声。

    粗重的吸气声……

    第一次你会不耐烦,第二次你会疑惑,第三次你会陶醉。

    和陶醉于“蓝色多瑙河”一样,相信我。

    如果我在仰望星空时的目光还未曾麻木,那就好好珍惜这份感受吧。

   这里不是伯利恒,但我们依然需要那束光。

   另外,一定要单独看《2001》,切记。

Advertisements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