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研月记

三月盘点

开学一个多月了。今天趁着放短假,对这刚刚逝去的一个月做个盘点。

有人把考研的生活比喻成“猪狗不如”的生活,从我的切身感受说,不无道理——但那要看从哪一方面——若是从生活质量上看,却也贴切:每天做题到凌晨是常有的事,军校早上照例6:00起床,简单活动一下弄醒自己,然后背单词到7:00;吃早饭,去教室,在8:00上课前看几个长难句,每个课间再看几个长难句(视情况而定,若在课堂上遇到问题需要解决则优先解决专业问题,因为我还不想为了考研而全盘放弃专业课的学习);11:40下课回到寝室再把早上背的单词温故知新一遍,大概在12:30开午饭,回来后再把单词温故知新一遍(呃,这个,我天生记性差……)

通常到了中午的这个时候,精神上会有种一万米跑到三千的感觉,简而言之,就是撑不住了,索性把自己撂倒床上开始午休,然而午休时间往往不会超过半个小时,谁让这是军校呢,到两点就得统统起来去教室上自习……否则没有好果子吃,若非如此,恐怕我会一觉不醒的(熟悉我的都知道我原来有多嗜睡……其实现在也没多大改善,每个中午我都会在半小时里做大量的并且混乱的梦,感觉仿佛过了n天,被集合哨拽起来一看才二十来分钟,有种被生吞活剥的痛苦……)

下午14:30到17:30啃专业课——学校研招网上推荐了n本教材及辅导,我费老了劲搞到一本奥本海姆的S&S,拿到手里一看,两眼一跌——比我们所学的那本至少厚了一公分,加之老外编教材喜欢另辟蹊径,本来我已经搞明白的原理常常被老人家这么左绕右绕就绕进去了……而那本与试题密切相关的“例题详解”我去了不下30家书店询问,4、5所大学的图书馆搜索,网上在当当、卓越甚至亚马逊上找——都是“缺货”……这还只是其中一门课,另外还有两门分别要在初始跟复试中考,每门都是一场——用阮晔前辈的话说——“不是你搞死它就是它搞死你”的硬仗。

吃晚饭前再把单词“温故知新”一遍(汗,就这样我还是常常记不住……),晚饭后去打水的路上戴上耳机来一段Metallic——刺激刺激大脑皮层;回来后通常从19:30开始,去队里的小自习室坐定,死磕数学,我得说,这个过程很痛苦,我发现尽管大一大二时很重视数学,可由于底子不够扎实,本质的东西没有学得很透,现在复习起来仍常常找不到解题的感觉。

如此到了21:30左右,其他同学纷纷从教室回来了,走廊中往往鸡鸣狗叫很是热闹,此番氛围不适学习,于是我换上短装——跑步去也,子雄同志信奉“身体是革他人命的本钱”,我虽没他那么强悍,可也以亲身实践证明了每天跑个两三千米(Tip:如何比较“快乐”地跑完3000米?——答案是:没可能。当然你可以试试我的法子——用音乐麻痹你的“疲劳神经”:Metallic、Rammstein均可,甚至LP的某些强节奏也能产生类似效果,什么,你不听金属?这个这个,如果你不介意,也可以试试贝多芬的《命运》哈- -III)是一笔很超值的买卖,如此坚持数月,你就可以在周围百分之七十的同学都被纷纷流感侵袭咳嗽不止的时候,仍旧保持上呼吸道的健康:)

跑回来后刷牙洗脸一番,振作精神,开始“夜战”,主攻目标——英语阅读。这没什么好说的,就是坚持二字,英语虽然不会像现代那样把你搞得焦头烂额,但也是很考验一个人的定力的。就这样奋战到盘点开头的那个时间,这一天算是告一段落了。人是有意识的,这时候在下的意识大概只剩下四成,其中三成用来驱动四肢移动到寝室,余下的一成用来爬到床上拉开被子——然后瞬间入睡。

以上描述,为本月典型一天的流水账,按照传统,我做了一定夸张。但事实也算八九不离十。如此看来,这种生活简直就是灭绝人性的,应该属于富士康劳工事件的对比案例并加以批判~

但我还可以有另一种解释:这样紧迫的生活,在我的精神力尚可支持的条件下,算不算把一天延长了?我在主观感受跟过去毫无二致的情况下,完成了过去至少需要一天半才能完成的事情,这算不算提高了生活的效率?

其实,我的主观感受是不可能不发生变化的,但要看往哪一方向变,我列了4个问题以定位思维活动的边界,限于时间,不再做额外铺陈,直接列出本月的结果:

1、你够理性么?马马虎虎

2、你够执着么?还算可以

3、你够独立么?做的还好

4、你的理想呢?并未忘记

明天清明(其实已经到了)俗语有云:清明前后,种瓜种豆,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我们都明白这个道理。

四月盘点

四月转瞬即逝。
我是说——事情总是不那么尽人如意。
这个月的原定计划几乎没有一项完成的——现代本来准备要把第一遍通览完的,却还剩下两章;数理统计则一点也没进展;单词本计划在这个月将首遍搞定的,结果截止到昨天为止还剩下一千五百多个……这还是乐观估计,现实点的话,之前背的那些如今也应该忘掉不少了……专业课么……咳咳,从清明节后就原地踏步了¥%¥—·%¥
(LP:What I’ve done?!)
说起来,这个月各种辅导班接踵而至,我似乎都在忙于应付我报的两个辅导班的数本讲义和作业……而且,20天前,不知出于何种动机(或许与太阳耀斑有关^ ^),我报了个郑大的数学辅导班——关键问题是,我报的是郑大新区的- -III有必要说明一下,我们学校处于市区,而郑大新区位于空气清新的高新开发区,换句话说——巨偏远的市郊,这样的直接后果就是,每周上课的那三天,我都至少要花两个半小时在路上……而那辆万恶的68路公交车每次都翩翩来迟,负载满满一车的乘客,你上还是不上?——不上则将生命将继续耗在无望地等公交上,上则注定要痛苦地站立1个多小时而且人多的时候“站立”大概要改为“独立”……
值得庆幸的是,郑大的那几位老师都很敬业,不像外面的辅导班常常敷衍而过,前文说的数学复习进度迟缓,很大原因就是因为这里的老师讲得比较慢(同时也比较细致),权衡再三,我决定还是跟着老师的进度走吧——尽管这样一来,原计划就被打乱了不少。
专业课停滞不前的原因说来可笑——三月中旬的时候,连续有n个人(n>2)向我建议将信号与系统的另一本教材作为优先复习用书——如此一来,我似乎应该再去买一本书,这样我手头仅信号的教材就有三本之多,真是值得击掌相庆的事情啊——于是我就暂时将这门课放下了——你知道,人都是有惰性的……当一件事情超出某个人类的理解能力过多时,出于本性,他大概会选择相对来说更容易实现的任务:)
当然,这些都是借口了,根本原因还是自己有些浮躁了——这个致命伤曾让我在高考中折戟沉沙,如今旧伤复发,我可敢刮骨疗伤?
我想答案是要靠接下来这一个月的行动来给出的。
上周发生了件小事让我小有感触——一个多月前我曾在一个名为共享考研的论坛注册了个ID,当时没想要长期来这个论坛,就随手输入了个密码,然后将密码有效期设为一个月,后来不成想在这个论坛上发现了不少有价值的东东,也发了些帖子。

上周突然登录不了了——我才想起密码有效期过了,可横竖就是想不起来当时随手输入的是什么了,我试了五次,都不对,再试,系统提示错误次数过多。第二天再试,绞尽脑汁,将我曾用过的n个密码选出较常用的五个输入,仍错。

五一小长假回家,第一天,又试了五个次常用的,仍错。第二天,再试五个次次常用的,仍错。第三天,马上就该回校了,我实在是想不出还有哪个密码有可能被用上,碰运气地输入了个——错;不甘心又试了个——错;祈祷一番小心翼翼再输一个——错;恼羞成怒地拍进个——还是错!我彻底绝望了,只剩最后一个机会,我觉得这个论坛我是不可能再次登录了,看看表,动身的时候到了,我准备关掉网页,转念一想,反正还有最后一次机会,索性再试一次,了了这档子事——我胡乱地那么按了一通,回车——你猜怎么着?进去了!!我当时就两眼一跌,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脑子里只剩下那句烂大街的广告词了——“Imposible is nothing”
最后,按照常规,自我质疑一下^ ^
1、你够高效么? 不够,很不够。
2、你够自制么? 不够,还欠点。
3、你够执着么? 做得还行。
4、你的理想呢? 仍未忘记。
今天是五四青年节,我想我们不应该忘记近一百年前以及从那时到现在每一个时代那些风华正茂、满腔激情的年轻人身上那些闪光的东西。在任何时候,那都是最宝贵的财富。在你还没有被磨得圆滑,或渐渐忘记自初要吃掉一块天空的豪言壮语的时候,让自己的目光变得更锋锐些吧。

五月盘点

五月多事。

依然记得28天前的那个中午,阵阵晃动将寝室内安睡的人的惊醒,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大叫着“地震了”冲出楼去,我则有些迟疑,惊讶于河南这种平原地带缘何会出现地震。

一个小时后,友人发来短信告诉了我震中的位置。

我立刻呆住——如果身在千里之外的郑州亦能感受到如此清晰的震感,那么不幸的事发地将是怎样的一幅惨烈画面?

……

今天是灾难过后整整四个星期,我想对于我们这些只能通过电视镜头来了解事态的一步步发展的人来说,无论说些什么都像是在无病呻吟。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么说或许有些冷酷,但当这种末日般的灾难降临人世时,每个人都会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命运的无情以及生命的脆弱——且慢,除此之外,我们还看到了生命的顽强与不屈,那不是灾难可以轻易摧毁与抹杀的。

多说无益。再次为离去的人们祈祷,愿你们走好;再次为每个活着的人祝福,生命珍贵,且珍惜吧。

关于复习的进度,我想没什么好说的——该完成的都完成了,却没了预想中的成就感与喜悦,我不知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学习的惯性”。我一向是个懒散而缺乏克制的人,如果考研的历程让我拥有了某种以前不曾有过的对待学习的态度,那么我将非常欣慰;或许也存在另一种解释——这个月我对待人生的态度兴许发生了某种转变,之前悬于空中的那些尘埃渐渐落定,我想我部分明白了什么才是有价值的东西。

昨天莫名其妙地突然发烧(顺带说一句,由于我一直都很注意锻炼,之前已经连续九个月生猛鲜活,我本希望将这个记录延长到一年的……),无法,只好回家休息。路上经过我的高中,门前人头攒动,猛然记起今日高考——想到当年自己就是在这里折戟沉沙,唏嘘不已。希望我的学弟学妹们发挥正常,别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这次就到这吧,有太多东西压在胸中,却不知如何说出——或许是因为烧得头脑发晕削弱了表达能力,或许是因为在某些情况下,文字真的显得单薄。

在此引用Limit在《果岭的彼端》中一段文字作为收尾吧:

世界本来就无常,可我们总得活下去,还得鼓足勇气。生活本来就没有意义,我们活着只是为了不断赋予它各种各样的意义。如果稍微有点幸福可言,我们可以说自己慢慢逡巡,慢慢流浪,慢慢自省,慢慢的雕刻着时光,就在远处,是那么曲线优美,恣意醉人的果岭——还好,我们总是在走,总是可以前瞻,可以回头,至于未来有什么在等,谁又知道呢?

最后,作为惯例所要回答自己几个问题:

这个月你活得有价值么?

我承认现在的我还无法给出一个精确的回答,但我想我有勇气点点头。

你的理想呢? 并未忘记。

六月盘点

如果说六月最让我感到遗憾的事是什么,那就是——LHC的启动日期又推迟了。

听起来真不可思议,我居然对这个跟我貌似毫无关系的玩意如此关注。

究其原因,大概是LHC有可能——仅仅是有可能——回答我们一些问题,而我总是对答案感兴趣。

我有过说过么?我最大的心愿——去一次太空。

更确切些——太空旅行平民化。

我想没有什么能有效地解决这个问题——除了科技的持续指数式增长——尤其是基础科学。没有基础学科的发展,去谈什么工业大发展根本是空中楼阁。

尽管有许多研究黑洞的科学家警告说如此前所未有的能量冲击有可能会催生出一个小型黑洞,继而把地球吞掉。果真如此的话,LHC启动的那天就是名副其实的末日了。

可……得了吧,我们早就经历了数次类似的群体危机,只不过没这次这么华丽罢了(前提是我们果真强到了达到如此疯狂的能级……)——而且,恕我直言——我敢说所有搞理论物理的眼睛都盯着这一天呢,还有什么能比了解上帝的法则更有诱惑力呢?

好吧,还有27天——让我们静静等待所有组件降到绝对温度1.9。

要么审判日,要么万圣节。

嗯,天马行空了半天,该说说现实点的东东了——六月,最主要的活动,除了复习数学,就是末考了。

这学期一下上了六门专业课,其中四门属于那种绝对不能挂科的——不然就没学位证了。这课程怎么看怎么像计算机专业的:从纯硬件描述语言VHDL——到底层的汇编(单片机)——再到高层的C(数据结构)——然后是面向对象的C++ ——外加一门巨厚无比的网络技术……我真服了那位编课表的- -III

不过,这么着虽然有些过载,但却也有些好处,我们可以随时进行一下纵向对比,找找高层与底层的异同(看怎么对比了,比不好就比的一团混乱了……),比如,VHDL是诸多内容就跟C很相似(但有些却有着根本上的区别)。

另有一门我们电子专业的科技英语——很好的一门课,内容也很到位——问题就在于老师不够专业——一些基本电学知识都拎不清,只好跟我们聊红烧肉之类的东东……哎—自学吧~

然后说说末考。

三年了,有些东西实在是不吐不快。

我不知道别的学校是怎样的,我也不好意思也懒得去打听这方面的东西——真心希望其他学校没有这种现象,或者至少不要这么过分。

我指的是作弊。

这已经是一种风气。

是的——作·弊·在·我·们·学·校·已·经·是·一·种·风·气。

从老师们的考前透题,到学校复印店的当年原题卷,到考场上的小抄满天飞。

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或者至少收敛些、至少为自己保留些身为一个大学生的自尊?

当我亲眼看见一个专业课比我还优秀的同学拿着小抄毫无顾虑地步入考场,我彻底无语了——你就那么看不起自己?

那些透题的所谓“为人师表”者,你既然对自己的劳动成果没有信心,何不趁早转行玩彩票去?

话不再多说。六次末考,我经历了从大一来时的惊愕、到大二的愤怒、到现在的只想啐一句:Fuck that,你们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去吧!

军校?!哼

或许有些言重——三年中我也遇到不少很尽职尽责的老师,我永远不会忘记他们的名字。在这里,我为刚才的粗口道歉。

但,正如我前面所说,我们学校的整体氛围的确不是很好——我是指在教学上,学校会把一切表面的东西做的极其漂亮,领导们关心一切能带来“视觉效果”的东西—— 一切,除了你大脑中的真知。

折回头再来看看高中时的自己——整个就一烂人——对什么事都玩世不恭、干什么事都分不清轻重缓急;还常常自以为是,目中无人……

可就算如此,我也从来不会去玩虚的,更不自己涮了自己后还好像占了什么便宜似的沾沾自喜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对我来说,“大学”这个概念仍旧是个陌生而充满诱惑的概念,没错,我从没把这里当作是我的大学,我从入学的那一刻就只是把这里当作高中的延续,一个稍显特殊的用军事化纪律鞭笞自己的训练营——容不得自己懈怠。

我要上大学,要去真正的大学瞧瞧——让那些冠冕堂皇、美丽而虚伪的理由见鬼去吧,我若是个登山者,那么动机只有一个——去更高的山峰!

一周前的今天,是我22岁生日。回想自己这22年来的生活,发现大多数镜头都不是清晰的,清晰的就那么几幅画面,其中有一个场景还原的最好——我忍着腿部肌肉的酸痛呲牙咧嘴地冲过终点线,旁边的有人为我喝彩,然后朋友跑上前来,架住已经精疲力竭的我,然后递来一瓶乐百氏——猛灌一口,真甜啊~ ——那是我在初二时的长跑越野赛上破天荒的跑进了年级前六,冲过终点线那一刻的感觉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我想,年轻人应该是强势的——这种强势不是目空一切,妄自尊大;而是一种包容的强势,你随时都准备接受挑战,而且有勇气和决心去摆平眼前的一切;同时你又是谦逊而内敛的,你敞开胸怀准备接纳一切上品,因为你明白这世上你需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你要走的路还有很长——任何时候,都要把自己当个人看待。

我做到了吗? 恐怕还差得很远。

你有这个决心么? 我想我有。

正如我始终未曾忘记我的理想。

七月盘点

七月有点颓。

原因无他——每年的暑假似乎都是这样,比起去年的整个夏天泡在实验室里,今年暑假的前两周简直是虚度光阴。

所以,家里果然不是是个读书复习的理想之所——家的氛围就是偏于慵懒的。

还好,随后我就“明智”地迁徙到老妈的实验室了——周围各种装满化学试剂的瓶瓶罐罐在日光灯管下透射出无可言状的颜色;最妙的到了晚上,因为暑假,整个试验区到了晚上一片静谧,整栋实验楼大概除了看门的老大爷外就我一个人类吧(汗),这个环境,没有电视,没有YouTube,没有杂志;除了发呆,就剩看书了。

所以我这人还是缺乏克制,除非把身边的各种诱惑都拿走(当然不幸的是……后来我发现这里居然可以上网- -III)

一周后,数学开课,然后生活节奏立刻加快,我发现之前自以为复习的还凑合的数学距离要求还差得忒远——每天消化完白天所听的内容,就差不多第二天了。

微积分复习的遍数最多,可掌握得也最不够扎实;现代还好,资本将知识点能穿起来了;概率还没找到足够的感觉,不过应该比高数好对付。

其他没什么好说的了,理工科就是这样——你不会,那是因为你作的还不够。

英语……一直没顾上看

专业……咳咳,也没顾上看;但走运的是,居然偶然地搞到了我需要的几乎所有的专业课资料;接下来就是尽全力去啃它们了

好了,今天时间真是不凑巧,就先到这吧——洒家看开幕式去也~~

Many WorldsOne Dream

八月盘点

明天开学。

我的意思是——暑假就这么结束了。

我的意思是——为什么总是在最后期限到来时,我才意识到竟那么多时间被挥霍掉了?

纵观整个暑假,我似乎都是在惶惶中度过,每天似乎都很忙,但返回头来却又不知道自己在忙些什么,每一时刻似乎都是在思量下一时刻应该干什么,而这一时刻却毫无所为;注意力无法集中,跑神严重;同时脑袋里会冒出无数莫名其妙的想法,这些想法互相纠缠,让人无法完成一道简单的线性变换;与此同时,许多令人发指的兴趣横空出世,比如,我居然在一段时期内疯狂地迷上了B-Box,最终发现自己的共鸣腔根本不是那块料;而后又无可救药地迷上了跑酷——这个至少对锻炼体魄有好处;幸好,幸好,我对国际象棋的兴趣没有一发而不可收拾;哦,还有,天杀的我居然“偶然”地找到了ComicStudio的完整版本,于是在整整半周时间内,我几乎试遍了其中的所有网点纸……

我还看了积攒的两本兰迪斯的长篇;

还有基努的新片+史密斯的新片+龌龊斯基的新片+Pixar的新片;

还有奥运火炬传递、奥运开幕、闭幕式、奥运几乎全部径赛程+篮球赛程;

还有不下两位数的各色论坛……

What I‘ve done?

好吧我也可以说我上了14天的数学强化班+7天半的政治强化班;两本习题集;完成了一本英语阅读;单词也过了第二遍;李胖子的经年不变的的哲学也听了三遍(汗);专业课找到了所有的资料并且开始着手复习……

把这些列出来本应使我空落的心稍稍踏实一些。可惜并没有。

主要原因,我想——它们并未成为主体,至少在两个月中的大部分时间里。

我不是在考研么?我不是在全力备战么?它们怎么会不是主体呢?!

我写这些每月盘点的初衷之一,就是迫使自己对每一阶段有个坦白的认识——不管这一阶段过得是精彩绝伦还是巨烂无比。

事实上,但就时间支出上,暑期复习毫无疑问占去了主体;但就专注程度上,复习可以称得上巨烂无比。

表现之一是缺乏计划性,或者可以说缺乏可行的计划——早在暑假前我就雄心勃勃地制订了堪称华丽的暑期复习计划,结果呢,这些中看不中用的庞杂时间表像水草一样把我现实中复习的轮桨紧紧缠绕住,前进不能、后退不得,瞻前顾后、顾此失彼;这样的计划,不要也罢!

教训:让教条主义见鬼去吧(是的,之所以作出如此不符合本人性格的荒唐计划,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轻信了他人的所谓“经验”)我实际需要的是一个简洁、可行的计划;而这个计划不能也不会是他人提供给我的,好自为之。

表现之二是对辅导班期望过高。前前后后我上了三周多的辅导班,占了整个暑假的三分之一时间还多。效果如何呢?我承认数学还是有不小的进步的——然而这些提高多数是在课下我自己通过做题所谓“悟”出来的(当然我不能否认老师对很多考点的点拨也很有助益);

说到政治,我就要好好反思一下了,因为之前我对其的期望值太高——谁让我天生对政治这俩字厌恶的——我把政治通关的宝全都押到了辅导班上,然而一开课我才发现,这哪是讲课啊,完全就是一目十行地读考点么,尤其是那个“邓三”,速度快的话一分钟居然能讲过去5页!而且讲的全是些让人头大的政策条款,听到后来我完全崩溃了!恰逢当时正值奥运,我每天回来后感到身心俱疲,索性什么书也不翻了,打开电视看各个奥运赛事。七天半下来后,套用韩寒的话说就是——“辅导班上了等于没上,但没上绝不等于上了。”

教训:任何时候都不要把赌注押到一把牌上。事实证明,对于复习这件事,“复习”这个字眼本身就道出了最根本的方法——反复习之——后来我终于能搞明白政经里那些让人抓瞎的各种经济关系,靠的不是老师的一次点拨,而是反复三次——用的是从网上下载的往年录音。再说英语,我完全靠自己复习,单词+阅读+新题型+翻译,比较有节奏,感觉不错。

当然,时政这块是不能用往年的了,可今年我上的这个辅导班的时政老师——给我的感觉——整个就一愤青,针砭当局,语言辛辣,颇令人欣赏——可这除了让人更加怀疑考研政治的存在必要性之外,再无他用。书上的时政内容则完全是陈词滥调,与现实脱节严重,所以时政到底该如何准备,还是个有待保留的问题。

还有其他一些问题,但这次只拣最凸出的分析,其余暂时放下。

“先做最紧要的,再做最重要的。剩下的要么是无关紧要可以忽略的,要么是你需要再次将其划为紧要和重要的。”

最后,按照惯例,我该回答自己几个问题:

你可曾依理性行事? 我很想回答“是”,但那是不理性的表现。

你可曾坚持不懈,充满斗志? 混乱的计划削弱了我的冲劲,在不短的时间内我几乎裹足未前

你的新计划是否准备好? 是

你的理想呢? 或许有一些黯淡,但我会拼尽全力擦亮它!

九月盘点

九月过的充实而匆忙。

这是实际意义上的大学最后一学期。

我们也从住了三年的夏暑冬寒的古旧营房搬进了传说中的“毕业楼”——我们都以为这下总算可以缓解200多号人共用一间水房的窘境,无奈住进来才发现,每天早上“毕业楼”只有一楼有水——于是目前的状况基本上是300多号人共用一间水房……好吧关于如何洗脸刷牙的问题我就不作过多阐述了,不管怎样,现在住的地方比原先离食堂又近了五十多米,好歹算个补偿。

事实上我一天在宿舍呆的时间顶多也就八小时,除去睡觉的和排队洗脸的,我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教室或自习室度过——系领导真知灼见,意识到前苏联援建的破旧营房除了小强们几乎没有生物愿意在里面睡觉于是当机立断将其改造为自习室——没错就是我们原来住了三年的那栋危房——这倒也不坏,至少现在上自习方便得很,下楼步行五十米即到;而且待看书乏了之时,四下打量一番摆满了桌椅的寝室,想到自己当年就睡在某张桌子所占据的地方,居然有种故地重游的亲切之感。

上面的权当是对新学年到来的某种以小见大的期待,下面进入正题。暑假结束前我曾对自己的假期生活作了直截了当的批判,并发誓在以后的复习之路上引以为鉴,不再重蹈覆辙——我希望自己没有食言,而且,至少在提高效率这方面,我做到了。这个月除了将暑假遗留的大量未完成计划逐个完成外(英语还未完成,这说明就算你全力以赴,可能还是会有些预期目标不能实现)还另搞定了一本数学单项题集。

关于专业课,这个月总算把张明有、吕幼新的那本《信号与系统分析》拿下(这本书从暑假就开始看了,汗)说实话,关于电子科大自己编的这本教材,我很失望——每一章都有错误,有些甚至是原理性的错误,小错误就更多了,是因为这本书的使用面太小么?但已经不是第一版了呀,怎么会仍有这么多错呢?这让我对电子科大引以为豪的治学严谨产生了一丝怀疑。当然,这与我自己的惰性也有关系,毕竟招生简介上指定了两本教材,另一本就是大名鼎鼎的奥本海姆的S&S——这是一本很多国家都广泛使用的经典教材,当初我在权衡了命题人的因素外,是否也不自觉地参考了下两本书的厚度呢?那简直是一定的。 专业试题我也在第一轮复习后做了一遍,基本上有一半题现在还无法解出,但是我发现题出的并不偏,而且重点还是在基础理论方面,只是有些技巧性的处理我还未能掌握,熟练程度还远远不够——这就是看做的练习够不够多了,之前专业课我一直没动,做起题来自然会感到吃力——但我想随着接下来我把复习重心转移到专业课上,解题能力一定会大幅提高的。

关于数学,我就着实有些郁闷了,四科考试里,数学我是起步最早、花功夫最多的——同时也是进展最为缓慢的。我就不明白了,是天生缺乏数学思维么?还是像那句永远正确的话所说的,“做的还不够”?——或许吧,但我已经尽了全力,去做尽可能多的数学题,我知道我的速度不够快,但就算慢,在时间的积累下也应该不比别人做的少,我总不可能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到数学上吧。 或许,是总结没做好,在做题的过程中,我总是满足于解题,而真正分析题的工作却很少去做,很有可能这就是数学不见起色的原因。但问题是,自己分析一道题,去搞清它要考什么,怎么考,给你设了哪些陷阱,还有可能有哪些变形,远比去解这道题花时间得多,这样一来,题量的问题就又来了。我想如何平衡这一对矛盾,是接下来这三个月数学能否成功突围的关键。

关于英语和政治。我想对于这两门,我在这一个月内除了按部就班地复习,并没有做什么更有创见的工作——当然对于这种文科科目,按部就班往往也是最好方法。英语从开学来直接转入真题阶段,接下来就是把近十年真题吃透,把每一篇阅读吃透,若能做到的话,我想明年的考研英语也不在话下了。 政治——这个从上中学以来就最为反感的东西居然号称是考研能否过关的关键——想想吧,中国到底有多少有志青年被“政治”一棒拍死在考研路上!可既然立志要拿下考研,我就得和政治死磕到底了。

9月除了复习,生活里也应该有些别的东西。LHC在多次跳票后的最终启动与神七的太空行走不得不提。这是一个科技在各方面进展神速的年代,当然,这不一定是件好事,但从我个人出发,我很乐意看到这一切的发生,从某种意义上讲,我的性格倾向于大刘《朝闻道》笔下的那帮家伙,是的,着迷于真实而纯粹的东西,尽管会付出不可预知的代价,但总比去听那些假惺惺的布道要强。比起我们的祖先,我们有什么不一样?更高的道德水平么?显然不是;更大的艺术成就?也未必;更丰富的物质享受?或许,但那只是表象,本质上还是科学的发展才使得二十世纪与十二世纪如此的大相径庭。 科学带来的新思维、新观点,可以影响世界的经济结构、可以改变人们的道德模式;一个人可以拒绝接受这种改变,但他拒绝不了这种巨大的影响(在当今世界,一个缺乏科学素养的人,在面对这种冲突时,将会非常被动)。我们生活在中国航天事业的黄金年代,我们都是见证人,单从这一点上来说,我们是幸运的一代。我们可以继续抱怨这抱怨那,但诚实点说,这个科技昌明的时代已经为丰富我们的大脑提供了可观的思想财富,所以在批判这个时代的同时,也别忘了对完成了这一切积累的无数人类说声谢谢。

九月就写到这吧,这段时间是个承前启后的关键点,之前的所有复习之路统当一页,暂且翻过,最后的成功与否,全系接下来这三个月间每一天的用心、用功。在每一个不管是外因还是内因有可能使你动摇的时间,都要坚定信念,勇往直前!

你还记得你发过的誓言么?

“是的,关于责任与梦想,我从未忘记。”

十月盘点

难得凑个一号是周末,正好来回顾一下刚刚过去的十月。

昨天中午去最后确认了一下报名信息——然后一切疑问都没有了,原先的种种不确定也都尘埃落定——剩下的就是直奔目标,有多大能耐使多大能耐吧。

最近也遇到不少以前的老同学,问起来,居然都说在备战考研,看来所谓考研退烧说颇值得怀疑;同时在自觉压力有增无减时亦感到能再次与老友们同场竞技,也颇为振奋——我一向是个缺乏耐性之人,在对这事儿上能如此始终保持热情倒也实属不易了~

来总结一下复习进程。

数学。我不得不说,已经尽全力了——可还是没有完成计划。本来决定十月搞定第二轮系统复习加部分真题演练的,结果只搞定了高数跟概率……好吧,最迟下周,the deadline.

然后就转入模拟卷——二李的400题,老早就买了一直放着。据说挺难,但愿到考前我能过两遍,呼~

专业课进展明显,数电一周前搞定(没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对付),然后信号进入第二阶段—— 一周下来,痛苦不堪,往往是盯题许久,苦思冥想,不得其解,再对答案,七窍流血——没辙,有些题出的就是这么变态……不过还好虽说题目过分了点,但解综合题的能力多少有些提高(我怎么觉得说这话这么没有底气呢……),嗯,十一月,再接再厉,无论如何得拿下信号!

英语还算稳定,依然真题。阅读正确率稳中有升,可喜可贺。翻译水准仍无起色,亦需反省。写作么……咳咳,尚在不确定当中,视临场发挥而定……好吧这个月要形成自己的写作套路,不能再走位飘忽了。

政治——每日睡前一小时的必修课,一方面用来催眠(其实不用);一方面先记下,然后在深度睡眠中慢慢消化(据说是这样)——既然清醒的我是如此的反感这个玩意,那就让潜意识去对付它好了,阿门~

上个月无意测了一下1500,发现居然比假前快了近10秒,看来这几个月始终如一的坚持锻炼成效不菲啊——吼吼~考完研,老子要重归板坛,你们等着吧~

另外,秉承暑假说过的那句话,“冲凉不止,生命不息”,在天气转凉的十月,我好歹也算坚持下来了,希望能延续到十一月底。其实,冲完凉后,身子是暖和的,而且思绪清晰,精神矍铄,感觉一流~哈哈,不忽悠,不信者可作一尝试^ ^

不再罗嗦了,多说无益,需要做什么已经很清楚。

那就去做吧。

十一月盘点

随着凛冽的北风裹着又一个冬季的准时到来,这如长跑般的漫漫复习之路终于响起了末圈的铃声。

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一定是对的,不然我怎么会觉得从来没有哪个月像十一月这样飞驰而过丝毫不给你留下喘息的机会呢?我努力把一天当成一天半甚至两天来过,可每到一周结束时,我总会惊讶于时间那无情的流逝速度——有人说这叫考前焦虑症——好吧,我已经为了一场考试郁闷了三年半,三年自省、三年教训,在这个关键时刻,任何非理性的因素都别想左右我的意志!

可是走到这一步,发现之前的不少策略的确存在思路上的误区,不过已没有惋惜的功夫了,接下来这一个月中,必须将复习的重点转移到政治和专业课上—— 政治是最有可能导致满盘皆输的棋子(仅对我而言);专业课则具有最大的提升空间。

另一个关键就是数学——我真的已经竭尽全力但却始终不能将之系统地把握和运用;二李的十套模拟卷已经完成九套,但却与之前的预计目标相去甚远,况且还不全是在三小时内完成的……这种状态要是拿到考场上,那后果恐怕就只剩一个——“重在参与”了。

英语相较其他三门而言是我最不担心的一门,十年真题已经梳理了两遍,大体掌握了其出题路数,最后一个月仅需加强写作和保持语感应该就够了;腾出的时间可以均给其他三门——现在时间真的给人一种压迫感,大家一致认为,每天睡四个小时可以称作“不足”、五个小时则“正常”、六个小时叫“嗜睡”、七个小时就是“罪过”。

这就是一个考研人的真实状态,真的很像长跑中的极点时刻——你的视线开始变窄,但目标却变得极其清晰,清醒时的每一分钟都在提醒自己,坚持。 面对疲倦,不能有丝毫的妥协倾向,就像物理模型中处在不稳定平衡态的那个球,任何干扰平衡的因素都会引发不可逆的多米诺效应。不能再有踌躇和犹豫。我能做到吗?必须。

很欣赏李宁的新口号——放下一切,现在就新生。

我不能放下一切,但我想在这最后的冲刺里,心头上的那种种包袱应该卸下了,不过是一场考试;而这个过程所给予我的已很是丰厚。

那么,就让冲锋的号角吹响吧,

向着理想与希望!

腊月盘点

前天忙了一天,搬东西、送同学,大家互相笑着祝福一路顺风、明年再见,但谁都知道下学期只不过是在不算漫长的四年时光的结尾处匆匆圈一个句号而已,能在一起的日子掰着指头都能数过来。

看着宿舍一点点变得空荡,我的心里好像也被不知什么东西抽空一样,怅然、失落,混合着离别的伤感,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在体内蔓延——大学生活,就此告一段落。

这两天把所有的书好好归整了一下,也顺便规整规整散乱的思绪。

这是记载考研心路历程的最后一篇,我似乎应该缅怀一下过去,追忆一下考研这一年来的峥嵘岁月。我似乎应该热血沸腾,或志得意满,或怒发冲冠,或至少也该仰天长啸那么一下,以象征性地抒发这三百多天被压抑的情感。

没有。

将最后一科的考卷装入袋子,贴上密封条,签上姓名、考号,整个过程仿佛完成某个仪式似的。我抬起头来打量四周,整个考场的人似乎都很平静,大家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有几张空着的桌子,桌面反射着夕阳的余晖;当监考员宣布核查无误可以离开考场时,居然没有出现前几场那种一哄而散的场面,大家都自然排好队,依次从讲台上取回自己的包,离开,显得那么彬彬有礼。

每一个坚持到最后的人,都会从心底互相尊重。

这48个小时非凡的心灵体验,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我想,对于高考,我是过于草率了,而对于考研,我给予的期望太大以至于这件事本身已变得如此沉重,那两天内心的极度焦灼曾使我数次从梦中惊醒——我们唯一的恐惧便是恐惧本身,所言非虚,我就是被自己打倒的——无论是最后一周突然降临的重感冒,还是考前的胃痉挛,我都采取了一切手段把它们压了下去,保证了两天内的良好身体状态,所以这根本不会对我构成真正的威胁;真正的威胁来自信念的动摇,来自考完英语后的自我怀疑,来自对投入产出为何如此不成比例的下意识的彷徨。

任何败局,都是自己落子不力造成的。我没有理由去埋怨任何人,更没有权利去找个什么借口为自己开脱。

败就是败,从头再来。

我永远不会消沉,永远不会甘于平庸,永远不会停下追逐梦想的脚步。

我希望能认识我自己,我希望完成这道证明题。

冬冬哥,感谢你去年这个时候给我以鼓励;鹏哥,感谢你对我的信任和不断的鼓舞;还有科大的那位学长,我至今都不知道你姓甚名谁,但如果没有你一开始为我拨开迷雾,我不会那么早进入复习状态,谢谢你;

汤老师,谢谢您一直为我鼓气,还有作为前辈,您将始终是我的榜样;

才权兄,没有你的热情推荐,我不会那么果断地决定考成都,还有,我永远不会忘记你一年来的鼓励,谢谢;

文静同学,谢谢你一直热心地帮我留意科大的动态;还有你在汶川地震时的乐观和勇敢也给我带来了莫大的鼓舞;

琥兄、尧兄、刘兄,还有子雄兄,我的好哥们,没有你们持续的支持,我不可能始终保持高昂的斗志,拥有你们这样的朋友,我深感荣幸;

凯子、永明、田狼、刘明、还有磊子——兄弟之间无需言谢,可我必须说,对于你们热情洋溢的鼓励,我依然心怀感激;

徐军、小朱,考研路上,你们俩始终是我最坚定的战友,我们一同在黎明时分挣扎着从睡梦中爬起,一同在繁星满天的深夜一身疲态地踱回宿舍,自习室内,每天最后离开的,总是我们仨。小朱,你总说佩服我那旺盛的精力——我哪有那么强,没有你们这一同为了梦想而全力以赴的诤友,我怎么可能坚持到最后?

点滴同学,一直以为你才是那种需要安慰和开导的人,没想到你也那么善解人意,谢谢你在平安夜的鼓励,让我不再踌躇不前;

还有丁斌、一统、小寇、卫涛、利盈、王拓,大家因同一个目标聚在一起,考研之路也因有大家而显得不那么枯燥,这几个月也因此有了些温馨的回忆;

老三班的所有弟兄,你们是我最可信赖的后盾,无论何时,你们总是慷慨地施以援手,我想,这就是军校特有的“战友情”吧,谢谢你们,我们永远是好兄弟;

还有老爸、老妈,感谢你们一直以来都没有限定我应该如何不应该如何应该成为谁不应该成为谁,一直让我在各种选择前独立地作出决定,让我至今仍可以保有一颗自由而好奇的心;感谢你们一直容忍着我的叛逆和年少轻狂,让我在碰壁之后学会反思,在汪洋恣肆之后学会收敛心性;感谢你们一直给予我的无私而厚重的爱,谢谢你们;我从来不曾说出这四个字,但——我爱你们。

还有很多曾帮助过我的人,熟稔的、陌生的、甚至素未谋面的。我知道,你们中的绝大多数都不可能看到这篇文字,但我不会让自己忘记这些。我明白,没有你们,我走不到今天,请接受我最真诚的谢意吧!

2008年,不管对谁,都是不平凡的一年;而这一年对我更有着特殊的意义,这段经历,这段历程,我将铭记一生。

站在09年的起点上,前方的一切都还是未知。

但我不会就此裹足不前,是的,我会稍事修正,养精蓄锐。

很快,我会再次踏上征程。

最后,用一句用烂了的桥段来结束最后一次盘点吧——

2008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

Advertisements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