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里有没有热咖啡

此为LP新专辑《MINUTES TO MIDNIGHT》中的“Hands Held High”所作,希望这世界上有责任感的音乐人再多一些。(后附有我对这首歌的对照翻译)

天堂里有没有热咖啡

我们站在山岗上

目及所处

鲜花盛开

我说,跟我走吧

你笑着不语

我于是就那样看着你

阳光洒在你的脸颊上

发梢上,睫毛上

真美……

/

彗星从空间中划过

长长的慧尾挡在身前,遮住了它的视线

但它还是看见了那一抹蓝

在黑色的幕布上

像水晶一般……

漫长的旅途中

这是它从未见过的奇景

/

被激光削平的工事

平整、光滑,闪着寒光

这是没有硝烟的战场

但不等于没有

死亡

敌人的生化武器无孔不入

我们的次声波也让他们吃尽了苦头

一切常规的、非常规的

毁灭方式

被人类用到了极致

/

我那充满血丝的眼睛里

为何总出现你的身影?

晨雾中

你把一个造型奇特的坠子套在我的脖颈

保你平安,你说

我把装备放下

轻轻环住你

我会回来的

我向你道别

/

一道强光闪过

我的填弹手倒在了血泊中

残缺不全的工事里

我成了最后一个活着的人

我把你给的护身符掏出来

贴在干裂的唇边

我并未惧怕死亡

因为我对死亡已经熟悉的没有了概念

但我怕失去你

我怕那一别竟成永别

我不祈求任何神灵

因为这个罪恶的世界是被神所抛弃的

若一定要我承认的话

你就是我的女神

我把最后一颗枪榴弹填好

闭目等待

/

我听见铁与钢的声音

我听见大地在震颤

我想,这都是幻觉

但我又分明看见你在朝我微笑

阳光和煦,鲜花满地

下一秒

摧山柝地的巨响从天而降

这个结局真华丽,我想

然后黑暗降临

/

白色的光在晃

我眯起眼睛,看到米黄色的天花板

我喜欢天堂的颜色

一个天使走过来问我感觉怎样

我说很好就是想知道这里提不提供热咖啡

天使说抱歉这里没有热咖啡

于是我知道我还没死

/

他们给了我三个月的疗养期

我欣喜若狂

掏出护身符轻轻吻了吻

但他们又说,您的家乡已是战区

我捏着护身符的手

僵在那里

我发疯般地赶往你的方向

一路上,我向所有的神灵祈祷

尽管,我从不相信这世上有神

在离我们的家还有数十公里处

路被截断了

我被告知,前方已是污染区

我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

三天后,我又回到阵地

一个军官晃动着我的档案

你还有两个多月的休假呢

我的伤已经好了,我说

失去了亲人?

我盯着他,沉默

那一定是最爱的人,他自言自语

战争就是这样冷酷无情,他评论

我跳过去一把掐住他的喉咙

立刻把我送到前线,我吼道

不然我现在就拧断你的脖子

那个家伙紫涨的脸上居然浮出一丝笑意

/

我得到了一块新的狗牌,刻着我的名字

而我已忘记我的名字了

数年前,在战斗的间隙

我还会思考

诸如战争的意义的问题

可当战争从我手中将你夺走时

我醒悟了——战争就是一坨狗屎

而人类仅仅是这其中蠕动的蛆虫罢了

战争的意义?

去撒旦那里寻找吧!

/

再一次

我成了工事里唯一还在呼吸的人

我又一次掏出你的护身符

它的形状已经磨得发圆,看上去有点陌生

我想,这时候是不是应该追忆一下往昔?

可我的大脑早已是一片空白

我忘记了鲜花,忘记了阳光

忘记了你的声音,你的样子

我居然忘记了你的样子……

我笑着流下了眼泪

/

某次战役中

一个家伙在弥留之际不住地喃喃

神啊,宽恕我们吧

我一边在心里诅咒着上帝

一边安慰他神会宽恕他的

然后不耐烦地等他咽了气,帮他合上双眼

现在,死神正站在我面

问我,你该怎么办呢?

真有意思,我想,我该怎么办呢

有谁来帮我合上双眼?

/

我用仅存的一丝气力

把护身符举到眼前

完美的轮廓,我由衷地赞叹

透过护身符

我看到一道圣洁的白光从远方而来

而我分明看到它沿途所经过的一切:

活着的人

死去的人

一条壕沟、一滩积水

一杆枪、一顶钢盔

一只蚂蚁、一丛花

还有花瓣上晶莹的露珠反射出的阳光……

我仿佛看见了你的睫毛

这就是那条通往天堂的路吧,我问死神

死神举起了镰刀

而我心满意足地合上双眼

周遭的一切都随之退却了

远远地,我望见了你的身影

真好,我想,我们又能在一起了

下一瞬

巨大的温暖包围了我

/

彗星希望

在下一次造访这里时

它的尾巴能短些

那样它就能更清楚地看一看

这个宁静的蓝色星球了

【完】


hands held high

Hands Held High(高举双手)

Turn my mic up louder,

把麦克的音量调大

I got to say something.

我有话要说

Lightweights stepping aside when we comin.

当我们来时,肤浅不再

Feel it in your chest,

用心去感觉

the syllables get pumpin.

旋律喷薄而出

People on the street,they panic and start running.

街上的人们在惊恐地逃散

Words on loose leaf sheet complete coming.

活页上的每句话完整地呈现眼前

I jump on my mind,

我全情投入

I summon the rhyme of dumping.

充满灵感的韵律闪现

Healing the blind,

重见光明后

I promise to let the sun in.

我才更加珍惜阳光

Sick of the dark ways we march to the drumming.

我们(一直)在某种统一的约束下生活,(却浑然不觉)这种行为的可怕

Jump when they tell us they want to see jumping.

他们让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

Fuck that, I want to see some fist pumping.

见鬼去吧!我想看到有人站出来,坚决说“不”!

Risk something.

敢于冒险

Take backwards yours

拿回本属于你的东西

Say something that you know they might attack you for

把你积郁心中的话说出来,尽管这些真实的话语会招来他们的攻击

Cause I’m sick of being treated like I have before.

因为我讨厌这样被对待,正如以往

Like a stupid standing for what I’m standing for.

对于我正面对的事物我像个傻子一样束手无策

Like this war is really just a different brand of war.

仿佛这场战争真的(像它宣传的那样)是场特殊的战争

Like a dozen catered rich and an abandoned poor.

想想那些大发战争财的家伙,再想想那些被抛弃的穷人

Like they understand you in the back of the jet

那些远离战争的人表现得好像真的了解你似的

When you can’t put gas in your tank.

可当你危在旦夕之时

These fuckers are laughing their way to the bank and cashing their check

这些狗娘养的却在笑着数自己手中的钞票

Asking you to have compassion and to have some respect.

你被要求要对人有同情心和礼貌

For a leader so nervous in unobvious ways

(特别是)当某个重要人物表现出紧张感时——而这明显是装出来的

Stuttering and mumbling for nightly news to replay

晚间的新闻回放,各种矛盾的东西充斥其中

And the rest of the world watching at the end of the day

在这个世界的其他地方,在这一天的结束之时

In the living room laughing like, “what did he say? ”

(人们)事不关己地调侃道,“他刚刚说什么来着?”

Amen 阿门

In my living room watching but I am not laughing

当我从自己的房间望去,我笑不出来

Cause when it gets tense I know what might happen.
因为当事情越来越糟时我知道会有什么事发生

The world is cold,

世界如此残酷

The bold men take action.

勇敢的人们将采取行动

Have to react to getting blown into fractions.

为了改变现状,不得不反抗

10 years old is something to see another kid my age drugged under a Jeep

当我十岁时,我看见另一个和我一样大的小孩在吉普车下嗑药

Taken and bound and found later under a tree

少顷,我又在一棵树下看到了同样的场景

I wonder if he thought the next one could be me.

我怀疑我会不成为下一个他

Do you see the soldiers that are out today
今天你有没有看见那些出征的士兵

That brush the dust with bulletproof vests away.

轻轻扫去防弹背心上的灰尘

It’s ironic.

真是讽刺

At times like this you pray,

你不时地向神灵祈祷

But a bomb blew the mosque up yesterday.

但昨天炸弹还摧毁了一座寺庙

There’s bombs in the buses, bikes, roads, inside your markets,your shops, your clothes

炸弹遍及公交车、自行车和道路; 它在市场中、商店里,它就在你的身边

My dad, he’s got a lot of fear I know

我的父亲,我知道他也充满恐惧

But enough pride inside not to let that show.

但内心的自尊却没有让这一切显露出来

My brother had a book he would hold with pride

我的兄弟有一本引以自豪的书

A little red cover with a broken spine.

有着红色的封皮和破旧的书脊

On the back he hand wrote a quote inside,

在书的最后他写下一句引言:

“When the rich wage war, it’s the poor who die.”

富人们发动战争,死的却是穷人

Meanwhile, the leader just talks away

与此同时,领导者还在喋喋不休

Stuttering and mumbling for nightly news to replay

晚间新闻回放还是充斥着各种矛盾的声音

And the rest of the world watching at the end of the day

在世界的其他地方,在这一天的结束

Both scared and angry like, “what did he say?”

(人们)恐惧而愤怒地骂一句,“他瞎掰什么那?”

Amen 阿门

With Hands Held High

高举起双手

into a sky so blue.

伸入蓝蓝的天空,

As the ocean opens up

大海却汹涌而来

to swallow you.

把你吞没。

Advertisements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