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节

32号那一天是烟火节。

       Z市这几年靠“倒卖人口”发了大财,腰包鼓了,自然要寻些事做。市内原来共有七七四十九个广场,在过去的两年里,其中的一半被推掉建了洗浴中心、休闲会所之类的豪华场所。民众怨声很大,写了无数的投诉信、在BBS上拍砖灌水,终于一块板砖拍到了市政建设管理第八委员会广场办的主任的助理。此助理乃是一“气管炎”,平日所挣银两悉数交由老婆管理(而他老婆则把这笔钱用来买名称最长的基金并常常赔的一塌糊涂)。由于时间与嗯,主要是金钱不允许,此助理从来没去过那些金碧辉煌的休闲会所之类,转而由去附近广场的公共健身器材练肱二头肌代替,可就在上个月,他家附近的那个什么什么劳动广场被五六个重型工程机械掀掉了,不久以后,一座名为“新劳动者”的商务会所就将拔地而起。

       这哥们这次真的愤怒了,正巧一块板砖拍到,这位市政建设管理第八委员会广场办的主任的助理顿时觉得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为民请愿的时刻到了!于是用颤抖的双手写下一份报告,递交给他的上司。

       不幸的是(或者幸运的是?)基于伟大而神奇的概率论,与这位助理遭遇相同的Z市公务员居然还不在少数,这位小助理的报告恰好是第100份送到市政建设管理第八委员会主席办公室的关于请求建设一座新广场的报告。

       一年之后,“Z市人民万岁万岁万万岁”和平广场——通常简称“和平万岁”广场——落成。该广场整体成不规则13边行,象征着神圣的Z市的“良好市民13守则”,占地二十万平米——通过搬迁和拆迁6家休闲会所、3家银行、2家连锁超市以及1家医院所得——坐落在繁华的Z市东偏北30°区域,由Z市市立大学建筑学院广场分院、Z大综合设计委员会、Z大工程预算中心、Z大学生会公共设施研究社团、Z大附中广场建筑风格兴趣小组以及Z大附小打击贪污腐败童子军联合设计,并由百岁高龄的著名建筑学者白博院士全程监督,他年轻时曾是首都机场第二个音乐喷泉的副工程师——大家鼓掌吧!

       以上这些绝密资料A自然全然不知。

       A只知道今晚要在“和平万岁”广场举行盛大的烟花表演,最主要的是——免费的。人们总是会对免费的事物发生莫名好感,这就是为什么街道边装饰用的气球总是寿命短暂——于是A约上好友B、X和Y,在32号这天的下午四点六十奔赴“和平万岁”广场。

      “交通”——在人类的城市里这无疑是个值得为之击掌三下并且再喝上一杯的东西——尤其当其后面加上“堵塞”二字。

       没有人能否认这一点。

       就连出租车司机也不能。

       A感觉自己就快要疯掉了,为什么不冲下去买一袋爆米花?他终于放弃了:“师傅,这车……得堵到什么时候啊?”

       “知道为什么不想拉你们么?之前有三笔去东偏北30°区域买卖我都没接,要不是看你们是学生娃子……”

       “这个,您已经说过四遍了……”

       “是么?我说过这个么?”

       “嗯没错。”

       “好吧,我说过,算你赢。年龄大咯,记性不好了……”

       B和X互相看了看,B扬了扬眉毛,X说:“阿尔茨海默氏症。”

       Y说:“鬼扯。”

       A:“师傅,这到底得堵到何时啊?”

       “要不是看你们是……”

       “咳咳……您看我们能按时赶到吗?”

       “赶到哪?”

       “……”

       B:“你说这路上堵了有多少辆车?”

       X:“按这条路的宽度来算,双向十车道,目视距离……”说着探出头去望了望,“十来公里……嗯,至少4万辆‘伤害大众’。”

       Y:“8万辆,我们在桥上。”

       A:“谢特!”

       B:“这不是个好消息对吧?”

       “……”

       X:“关于汽车的问题,曾有过这样的观点——每个人都应该有一辆2.414排量最好带上涡轮增压的嗯……”

       Y:“鬼扯。”

       A:“我讨厌汽车,尤其是2.414排量的。”

       B:“我讨厌3.14排量的,尤其是这么多数量的。”

       X:“关于大数量,这本身就是个残酷的命题,但却是必然。”

       Y:“偶然中的必然。”

       X:“不同时期做同一件事,其结果可以说是必然不同的。”

       A:“这让我想起了《基地》中的那一千年过渡期——嘿,你们看过《基地》么?”

       B:“我不支持恐怖主义。”

       “……”

       X:“人,特别是一群人在一起的时候,道德准线会下降很多。群体思维的重点会转到类似‘自我’的层面,而本我——更不必说‘超我’——将会随着基数的增大而逐步弱化。”

       A:“车堵得长了,红灯自然失去了的作用。”

       Y:“这是存在的需要。”

       X:“亦是血淋淋的现实。然而,另一个现实是,变数总是存在。”

       Y:“这是进化的需要。”

       B:“我先睡会。”

       A:“马路已经修了这么宽了,可还是堵车。”

       X:“正因为路宽了,车才堵。”

       “为什么?”

       X:“为什么大学扩招了,失业的人反而越来越多了?”

       Y:“我有了一个惊惧的想法——路修宽了并不是用来跑车,而是用来停车。”

       X:“现在考驾照已经成了一项产业——就像扩招之后的大学。”

       A:“What?”

       X:“当大学中出现那些人格伟大的人才时,那是这个国家的大幸、教育的大幸、社会大幸、平头百姓的大幸,但不是政客们的。”

       A:“那将会成为矛盾、冲突的策源地?”

       Y:“历来如此。”

       X:“把酒里兑上水有时候也是种‘双赢’的做法。”

       A:“这不是个好比喻。”

       Y:“好车手都是在糟糕的路况上练就的——而双向十车道除了让所有的车速都慢下来,没有其他用途了。”

       B醒来,打个哈欠:“我们开出去了吗?”

       X:“前进了1米。”

Advertisements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