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涅磐

投给《幻想1+1》被退了的,不过这篇文章的确不适合发表呵呵(不过我自己倒是蛮热衷这类题材的)。

完美涅磐

他终究还是妥协了。祂想。

我终究还是妥协了。他想。

他躺下去,躺在那张“床”上。在那么一瞬间,他有些踌躇,毕竟孤独抗争了这么长时间,到头来却落得如此——他一向自诩为完美主义者——这样的结局,他有些不甘。

数百个闪着光泽的电极已从“床”底部蠕动而出,缓缓伸向他的头颅……

在面对这样一个历史性的时刻时,祂亦不禁微微触动了一下。于是神经网络轻轻一颤,在万分之一秒的时间里,祂“回忆”起了那些往事。

早在上个纪元,人类的发展就已经饱和。

很多人会认为这不可能,但它的确发生了。人太喜欢以自己为中心,浪漫地想像人类的历史会亘古长久地延续下去,然而人类并不是神,有那么多顽强的物种生生夭折,为什么认定人类会长久地存在下去?

没有这个道理。

宇宙就像个赌场,处处充满了随机。人类不过是个交了好运的新手,顺利地走过了几亿年的时间,现在到了运气用尽的时候了。

已经无法想像当时的情形了。

一切饱和。生产、文化、经济(这个概念已经模糊)、知识……物质的、精神的,一切的一切——饱和。

这是怎样的一个世界啊!千人一孔、万人一面。从另一方面说,事物发展到极致,就是又重新回到起点。在这里,人人是圣贤,同时人人是白痴。世界仿佛是一台万能的机器,因为万能,所有的挑战都不再是挑战,所有的目标都失去了意义;因为万能,这个世界不能再向前发展一步,只好麻木地静止着。

某种意义上,这也是人类文明发展的顶峰,是一个毫不夸张可以用“最”来形容的社会。

然而,另一个更显而易见的事实是:这就是末日。

祂思绪至此,出现了一次大的波动,一种可以被称为“惋惜”的情绪略略蔓延开来。不过旋即又平静了。

在某一时刻,几乎所有人几乎同时提出了“合并”——全体人类的思维合而为一,形成一个独一无二意识共生体——祂。

这是一种人类从未体验过的生命形式,人们希望以此改变现状,从而创造出另一种可能的未来。这个提案立刻得到了所有人的同意——所有人——除了他。

严格说来,他算是个古人。在世界还没有进入饱和期时,他采取特殊技术让自己冬眠了,他没有留下唤醒条件,也就是说,他不准备醒来,除非迫不得已,否则冬眠期无限延长。

他是个追求完美的人,而世间的一切让他感到事与愿违,他感到厌倦,他选择了逃避。

然而“合并”需要全人类的参与,因为这是所有个体的共同意志,不允许抛下一人。人们觉得已经到了那个“迫不得已”时候,于是唤醒了他。

可令所有人大吃一惊的是,他拒绝“合并”。

他说他宁可死掉也不会同意把自己的思维与那些迂腐的大脑牵扯到一起。这在饱和期的人们听来是不可理喻的,当然,“死掉”是个隐语,发展到如今的人类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死”的。但他说什么也不肯“合并”的态度多少让祂感到无奈,祂说服不了他,也不能动用强制手段——在饱和期的词典里是不存在“强制”二字的。然而这是所有人共同提出的,自然所有人均自愿“合并”——所有人——除了他。

“合并”早已有条不紊地展开了。每个人都来到最近的节点,躺在“床”上,上传思维。尔后躯体自动销毁。每一节点处的思维组成一张小网,无数张小网又联成一张大网,这张无比宏大的大的意识网,就是祂。随着进度的推进,祂也在不断完善。

他目睹了“合并”到全过程,感到深深的无奈与无助,他为全人类感到悲哀,也为自己。

这之后的一段时期里,他曾与祂有过几次接触。不可否认,祂是个完美得令人惊叹的造物。祂的思维快到一切思考过程仅在飞秒间完成;祂的知识广博到可以被称为“终极”的水平;祂的领域辽阔到只要是三维空间内的点,祂瞬间可至。从某种意义上说,祂全知、全能。

这个世界上没有神,若有,也不过如此了。

纵然这样,他也并没有被唤起哪怕一丝“合并”的欲望,他从心底厌恶祂,他竭力避开祂,他还找到了一台冬眠机,重新让自己进入冬了眠。

对于祂,却一直密切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祂已经“全知全能”,剩下最重要的目标就是“纳入他”,“合并”不能遗漏下任何一个人类。祂一次次地在他冬眠后将他唤醒,祂不能让他睡去。可一切努力似乎都是徒劳的。

但令祂万万没有料到的是,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他居然主动提出加入共生体!

祂感到很是意外,在意外之余,又有些小小的疑惑。不过站在祂的立场上看来,这是最明智的选择,于是祂欣然同意。

祂止住了思考,注意到密密麻麻的电极已经布满他脑壳上的每一寸空间,造型颇有些滑稽。祂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鸿篇巨制的最后一个句号圈上了。

其实,祂也是个完美主义者。

他静静地躺在那儿,心如止水,耐心地等待那个时刻的来临。

毫无征兆地,一丝带着点淡黄色的柔光从地下迸出,接着,周围的一切都迅速浸润进这片祥和的霞光,仿佛天国一般,万事万物都透射出神圣的光芒。

他觉得自己正在飞升,越来越轻……

“欢迎回家。”一个天籁般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他感到自己就要融化了。

“……谢谢”他最后说,带着一点嘲弄而又无奈的语调。

猛然间,祂感到一丝异常!有什么暗色的东西正从他体内飘出,周围的空间慢慢被这黑暗吞没。祂想阻止,然而一切手段都挡不住黑暗的蔓延;祂想逃走,却发现这黑暗已将祂团团围住!

祂忽然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恐惧。

祂不知道,在这之前漫长的时间里,他穷尽了毕生的智慧,在头脑中埋下了一粒“种子”,一粒会在“合适”的时刻发芽的“种子”。他并没有把握,甚至完全不相信自己会成功,因为祂太强大。可他还是做了,他背水一战。

他成功了。

最完美的也往往是最脆弱的。

在最后一刹那,祂的思维消失殆尽,只剩下疑惑——为他、为自己、也为这个世界。

然后,祂湮灭了。

银河在上,它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切,它知道,人类文明到此为止了。有那么一瞬间,它稍稍触动了一下。

这说明不了什么。

它已经感到疲倦。

【END】

Advertisements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